• <noscript id="wuuyw"></noscript>
  • 融媒體



    在大理蒼山之巔
    海拔4092米的地方
    有一座全國海拔高差
    最大的電視轉播臺
    那里
    高寒、缺氧、大風、雷雨、暴雪......
    一天能見四季
    陽光普照時蒼洱風光盡收眼底
    雨雪雷電來襲時令人膽戰心驚
    位于蒼山之巔的大理州蒼山電視轉播臺山頂發射機房自然環境惡劣,年平均氣溫為零下6℃,每年5至10月份多霧、多暴雨和雷電,11月至次年5月為積雪期,雷擊、山體滑坡等自然災害頻發,積雪期、大霧期均長達半年以上,是全國知名的高山艱苦廣播電視臺站。


    就是在這樣環境惡劣的地方
    有一群人
    為了全州老百姓能正常收聽收看廣播電視
    46年如一日
    無數次用腳步丈量著
    這條冰雪覆蓋的艱難的上山路
    輪換著幾代“蒼山人”堅守在那里



    走進位于大理古城博愛路上的大理州蒼山電視轉播臺辦公區本部,幾棟兩三層的建筑映入眼簾,正是在這個看似普通甚至略顯陳舊的小院里工作、生活著的這群人,年復一年默默守護著蒼山4029米處自然條件最惡劣、工作條件最艱苦的高山臺站。


    老張要退休了
    在位于二樓的技術部辦公室里,記者見到了張國慶。即將退休的他是大理州蒼山電視轉播臺技術部的主任,1987年,老張進入蒼山電視轉播臺,負責技術維護方面的工作,轉眼已經35個春秋,今年他即將退休。



    從當初意氣風發的青年,到后來的技術骨干,再到現在工作經驗豐富的老前輩,回想這35年的工作,老張意味深長,他說直到2019年,他也還在山頂堅守,只因腰傷和關節炎等病痛才不得已退了下來。在他看來,他的這35年不僅是他自己的35年,更是大理州蒼山電視轉播臺每一名普通員工的年復一年,他向我們講述了35年來他和臺站的故事。

    上山是必修課
    對于蒼山電視轉播臺的每一名新入職員工,“上山”是一堂每個人都要經歷的必修課。80年代,像老張這樣剛到臺里上班的年輕人,就要開始到蒼山頂的機房值班,長則一個月,短則半個月,每一班會有4-6人在山頂機房值守,包含1名負責做飯的炊事員。


    那時還沒有任何索道,上山的公路只能通到一石場,蒼山電視轉播臺自己組織人員,憑借堅強的意志,順著石場公路的盡頭往山上又修通了7公里的上山公路,最終車輛才能抵達3200米海拔的中轉站,很大程度方便了人員上山和補給物資的運輸。


    在中轉站有一座小房子,上山的人需要在那里休息一夜,第二天繼續徒步上山,才能抵達山頂機房,所以每次上山至少需要2天的時間,而工作設備和生活物資仍然只能從3200米中轉站處靠人背馬馱運輸上山。



    路到底有多難
    在蒼山電視轉播臺有一項“傳統”,就是每年入冬前,組織人員在海拔3200米中轉站周邊的樹枝上拴上紅色的布條,作為指路的標記。因為冬天開始下雪后,去往山頂的路就會被雪掩埋,雪深的地方只能看到松樹尖,只有提前做好標記,工作人員才能依靠這些“路標”,找到上臺站的路。


    大霧、大風、雨雪都是上山過程中要克服的困難,遇到極端天氣的時候,能見度很低,根本無法辨認方向,即使是對上山路很熟悉的工作人員,也會經常走錯路。冬天上山路會變得更難,山路一半是雪一半是冰,如果不小心滑倒,人就會直接滑到山谷下。


    老張回憶說,那種經歷是刻骨銘心的,冒著寒冷上山耳朵很快就會生凍瘡,大風迎面吹在臉上會讓人呼吸困難,而且人無法站穩,暴雪打在臉上就像刀子在割。

    兩次難忘的遇險經歷
    回憶起90年代的兩次遇險經歷,老張至今都覺得記憶猶新。一次恰逢老張準備結束值班,同事上山交接換班,老張和同事2人下到海拔3900米的位置接應同事,因為天氣不好,晚上7點左右才接到上山接班的6名同事。


    當時沒有任何GPS等戶外導航的先進設備,工作人員上山找路全靠經驗,當天霧氣很大,伸手不見五指,大家只能前后緊跟腳步前進,正常情況下不到半小時的路程,因為迷路,8名工作人員到了晚上十點多才終于走到距離臺站大門20米的位置,有同事因體力耗盡,無法動彈,最后的20米是被老張和同事架著走進的機房。




    老張說,在山頂值守,比大風、下雪還讓人不寒而栗的就是雷雨,因為在山頂,雷擊對工作人員的安全威脅很大。在老張和同事口中流傳著一句經驗之談:上山寧可下雪,不要下雨。因為下雪雖然路很難走,但是還能夠走上去,而遇上雷雨天氣可能會直接威脅生命安全。


    有一次老張和同事協助氣象部門在山頂安裝天線用于監測天氣,還沒來得及接地線,老張和同事剛起身,雷電當即就劈在了他們身后的微波接收設備上,設備上的鋁制零件瞬間就被燒化,老張和同事驚出了一身冷汗......


    山頂的生活
    動輒半個月的值守,除了上山的艱難和山上的危險,日常生活也是值守人員需要適應和克服的又一個困難。在早期還沒有運送物資專用索道的時候,值守的人每次都需要背半個月的補給上山。當時沒有冰箱可以儲存食物,冬天氣溫低,肉菜等食物最長能儲存一周,老張他們一般會多備一些耐儲存的食物,比如:洋芋、海帶、洋蔥、紅薯等。


    老張對于山頂廚房的氣味印象深刻,因為每到食物腐敗變質的時候,廚房里飄散出的刺鼻的腐臭味讓人無法靠近。當食物吃完,又遇到大雪封山,臺站的大門就會被厚厚的雪墻封住,無法進出,值守的人就只能用大米煮一些稀飯艱難支撐,在老張的記憶中,有一次,他和同事連續吃了四天的稀飯,最后挖通了堵門的雪墻,才得到了補給。



    除了食物,吃水在山頂也很困難,飲用水只能依靠收集雨水和冰雪融水,為了收集飲用水,山頂還放置了一口大水缸。老張說,最艱難是季節交替的時候,沒有雨水,也沒開始下雪,只能靠撿拾山坳背陰處的雪用電爐融化成水,化出的雪水夾帶泥土,很渾濁。為了掩蓋水的異味,老張他們總結的辦法就是將炒糊的米混合茶葉泡水喝,以此來度過季節交替的缺水時節。





    在山上要是生了病又該怎么辦?有一次一位同事突發炎癥,身體疼痛難忍,老張他們卻束手無策,唯一的辦法就是靠吃止痛片緩解,因為交通不便,即使突發疾病,最快也只能第二天才可以送下山,如遇雨雪天氣,將病人送下山也將變得異常艱難。


    孤獨的值守
    在山頂,一守就是一個月、半個月,早上開機,晚上關機,一天還要開展幾次巡檢。老張說,值班的前半段還能適應,從后半段開始就會覺得很難熬,一天還沒過完,就開始撕下當天的日歷,只是希望日子能夠過得快一些。



    早期在山頂,條件很艱苦,沒有電視、電腦、網絡、手機,值守的日子里,天氣不好的時候,他們僅有的娛樂活動就是象棋、乒乓球這樣的室內活動,只有天氣好的時候,可以沿著山脊走走,看看山頂的風景是他們為數不多的精神慰藉。在值守期間,讓老張他們覺得很高興的事就是有人到訪的時候,有人和他們聊天,會覺得臺站里突然熱鬧了起來,讓他們值守的枯燥能夠得到緩解。



    此外,讓老張覺得最開心的時候就是每逢換班的時候。山上值班的人會下山一段路去迎接接班的人,他們約定,交接班的這頓飯由山上值班的人請客,無論條件多困難,他們都會把最好的食物留著,認真準備好這頓飯,如果已經沒有食物,他們也會提前聯系接班的同事采買上山,由山上值班的人“買單”請客。



    長期值守的孤獨,普通人很難體會。時至今日,有一件事還會讓老張非常感慨。那是在1990年左右,因為大雪封山,交通中斷,無法交接班,一位同事獨自一人在山頂值守了一個月,等到老張上去接班,值班的同事第一時間看到老張感覺很激動,卻說不出話來,仿佛已經忘了怎么開口說話。



    從人背馬馱到“快車道”
    在46年的發展的歷程中,有一個重大的歷史節點讓蒼山電視轉播臺的發展駛上了“快車道”。經過調研等各種前期工作和后期的建設,2007年,從海拔3200米中轉站至4092米山頂臺站的物資運送專用索道正式建成并投入使用,人背馬馱運送設備設施和生活物資上山的往事從此成為了歷史。



    有了索道后,所有物資都能夠通過索道運輸到山頂,在后續15年的時間里,臺站的建設發生了質的飛越,值守人員的工作和生活條件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。





    早年的值班機房潮濕發霉,居住環境惡劣,如今早已裝上了中央空調系統、新風系統,電視、電腦、網絡都已經配置齊全,老張曾經避之不及散發著腐臭味的廚房,也早已用上了冰箱,他們再也不用為食物的儲存而發愁。



    老張說那是一種責任



    當說到每次上山家里人是否會擔心的問題,老張說,雖然他們的工作有危險性,但是既然自己是一名黨員又在這個崗位上,這便是一種責任,工作中有苦卻也有甜,他們在山上的經歷和所見的風景也是普通人得不到的一種寶貴收獲。



    回顧這35年,老張說他們工作的環境和氛圍一直都很好,這是一個很團結的團隊,和大家在一起度過的集體生活讓他很難忘,也給他留下了很多寶貴的經歷和回憶。



    現在,每年春節,山頂都有工作人員值守在機房過春節。隨著條件的改善,如今在山頂值守的工作人員也能夠過上一個溫馨的春節,老張也在山頂度過了兩次春節。春節來臨時,每個班組負責伙食的同事都會提前做好安排,除了冒著熱氣的可口飯菜,包子、饅頭、餃子等也都能吃到。有了電視,通了網絡,還能一起坐在屏幕前收看春節聯歡晚會,值守的工作人員還會寫春聯、貼春聯,春節的祥和氛圍,在蒼山頂的這個“家”里依舊洋溢。46年過去,臺站的環境和條件變得更好了,不變的是,除夕之夜,他們依然堅守在崗。

    老張的故事就講到這里,他即將從崗位上退下,但是許許多多個“老張”依然在守護著4092米處的臺站,他們就是大理州蒼山電視轉播臺的每一名“蒼山人”,他們將“艱苦奮斗,無私奉獻,精誠團結,開拓進取”的臺站精神一代代發揚、傳承著,他們就像一面面旗幟,把自己插在了最重要、最需要、最艱苦的地方。


    當晴空萬里
    你從蒼山腳下走過
    能看到山頂那閃閃發亮的電視塔
    在那里
    有一群可愛又勇敢的人
    一直在默默堅守!

    記者:金鎮雄 阿蘇越
    編輯:金鎮雄
    責編:徐秉中


    分享到 :
    0 人收藏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融媒體 超級版主 私聊 作者
    積分: 17432 帖子: 5580 精華: 0

    我是大理電視網,
    美女小編。
    點我開始對話吧:)

    發布
    內容

    每日精選文章推送

    在线精品无码字幕无码AV,亚洲色精品Aⅴ一区区三区,一级艳史电影大全
  • <noscript id="wuuyw"></noscript>